2018-04-22

好好休息

星期五
我去了面试


那是一个蛮理想的聊天环节
一个下午
我吸收很多


或许这就是问题所在
“聊天”
说明我不够认真


他说,
you are good, i like you, you're not fear to talk
you can communicate well where you will need this in sales


但最后
他选择fail了我


他那抱歉的眼神
我不敢直视


是我心虚吗
好像是


我觉得是我在浪费他的时间
同时也浪费着自己的时间


我对他
想到抱歉


他说
他觉得我还没准备好
也给了我advice
让我回去好好想想
sales是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这句话
让我一路从槟城开车回家
到了今天周末已快要结束了
依然很难从我脑里抹去


我想
我真的需要放空


别想
什么都别想
这段时间就先不要急着把事情填进脑里


好好休息。

2018-04-19

老娘真的不干(幹)了, yeah!

1
 拖了一年
我还是将辞职信给递上了


不知道是假装镇定
还是老板已经在等着这一天


他说了一句很长的“哦....”
接着说“我们也是大材小用了...”
之后说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
都是一些交待的东西
还有间中突然穿插的一句“抱歉”...


我的辞职信
是通过电话递上的
因为老板鲜少出现在办公室
可能两个星期就出现那么一天
之后又匆匆忙忙南下吉隆坡
结果要见他还得whatsapp约他见面
但还是见不到
回到办公室等他的就只是一场漫长的会议


挂了电话以后
头脑膨胀除了有些惊吓于那句大材小用之外
我发现我在生气
(情绪很容易失控很容易大暴走hor)


2
我气我自己不够勇敢早一些离开
我气老板明明知道自己大材小用了还不作出适当的安排
一直exploit我
直到我受不了天天都在depression里出不来
然后差点像屈原那样去投江自尽(本人还建在啦)
然后自行离开(这个才对)


但令我更无奈的是
毫无方向感让我只能害怕地在原地打转


我看得清楚
但不敢做出任何改变


我在怕


我觉得活着没有意思
我觉得我可以试着去死一死


这不是什么打击
也不关什么心灵脆不脆弱
我只是存粹觉得活着也不过在消耗生命
浪费地球资源罢了


那时候的我
灵魂已经死了


3
突然发现这世界上
还真的有一种人
会一直将问题往自己身上推


工作不适合
你告诉自己可能是自己的问题
自己还没有去适应它
然后对自己说不要把对生活的要求
放到工作里


想转工
你告诉自己可能是自己的问题
你没有帮公司从问题里找出机会
就是你自己能力不足
所以才会觉得工作没乐趣


在公司没事情做
你告诉自己
公司请你来就是请你来帮忙
难不成还要spoon feed你
叫你做什么你才做什么吗


种种种种
都是我的错


突然觉得是自己把自己推进了死角


4
我不太爱把心事说给别人听
因为除了觉得自己难懂以外
还有一件事就是
要解释给不懂你处境的人
直到他懂你的处境
也是蛮为难的一件事


很多时候
想象别人的处境
与体会别人的处境


之间需要的是一个很大的
耐心
包容心
还有将心比心


真的可遇不可求啊


但是如果你曾听过我的心事
我想你在我心中已经有一定的地位
(送出小心心)


5
处在低潮期
能做的事好像真的只有耐心等待
有时候可能也因为荷尔蒙没有调好啊
更不用强逼自己去好起来
设这个目标设那个理想
统统不需要
你只需要耐心等待
尽量不要把脾气发在别人身上(尤其是妈咪)
就很好了


孩子
没必要对自己太苛刻呀


或许是一个过程吧
一年两年三年
会过去的


6
学到什么了吗


还是有的
更了解自己了吧
这个算是收获吗


除了工作的事
人生历练算是有加了1斤重跟1cm厚度
大概这样


7
还有一件事是蛮令我难过的
就是遇到一个开口说不想你走的同事


她是公司的cleaner
印度人


这间公司有各背景、各年龄层人士
人数不多大概就15位
但也可以说是合格地上演了一部为期一年的人生百态


我都看在眼里
放在心里


每一个人对待每一个人的态度
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说话的方式
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表现出不同的behavior


不需要跟你共事太久
我想也足够我去看清每一个人的本质


但很遗憾的是
我看见每一个人对待每一个人不同的“真”
也看见每一个人对待每一个人不同的“善”


所以我发掘不了同事之间真正的“美”


其实我是一个很容易难过的人
但我的难过只收在心里
也不至于落泪


看见这样的场面会让我时时提醒自己
“尊重”,应该是平等的
勿以“善”“小”而不为
勿以阶层来分别并且选择性地释放你的善意


也好
至少我还有这一点坚持。


8
投了大概有8份履历
都是没有在期望回复地乱投
这样好像可以安心一点


现在我是失业人士了
虽然真的有一家我稍微有认真在看
而且希望他选我去面试的公司
打电话给我了!
有点吓到


然后我明天就要去Interview了
有史以来最大阵仗的Interview
准备了很多
包括那封尘了很久的academic cert & transcript
在大学里我没有“校长”的概念
所以这次也认真的看了校长的名字和签名
但我还是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


这家公司蛮systematic的
需要一大堆资料
但最“挑战”的就是要申请人提供 professional referrals


联系了FYP时期的prof
Prof也很有大爱地回复了Sure! no problem!


也用一种很难以形容的心情联系了我的现任老板
他也是很义气的回复no problem!


但我想啊
我想啊
这一关面试蛮难过的
我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
网上大概搜一搜
老板似乎是法国人
早上9.30就回复下属的信息的老板不多
应该蛮law by law的


好吧
顺其自然吧
也不用给我太多Luck
就当见见朋友好了


其实这篇本来没有放numbering的
但一篇好像太长
就用号码把段落切了


就这样把
一年
同样的


看时间很短
看细节太长。

2018-04-10

负能量太多你别吸收也别担心我会悬崖勒马

1.
不要建立关系
人就不会有情绪了


越长大越认识自己
发现自己其实超胆小超脆弱


对每个人超有礼貌地微笑
不过是已经习惯挂着的一张假面


也不知道是想掩饰些什么
难过的脸只敢在黑暗里出现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小事我哪里记得”
明明多么普通的一句话
我竟然把它放大100倍真心听进去
莫名其妙地难过
莫名其妙地自我隔离


这就是我
很分裂的我
自己真心觉得自己难相处的我


2.
同事之间感情融洽
其实是很幸运
而且需要感恩的事


我常常会怀念马六甲边的同事
可能是自己个性偏“中立”一些
比较像男生一些
像目前公司女生(人)太多我反而容易不安


我讨厌自己太细心
对声音太敏感
太容易听懂别人声音里的情绪起伏
还有不管兜到哪里
一段话里真正想传达的意思
总是能迅速get到


我也没有办法忽略别人的感受和心情
说话做事不顾别人感受的人
是自私的
就算被对待的对象不是我
我也一样会讨厌你


还记得你说过我喜欢当好人不爱当坏人
其实
我并没有喜欢当好人
我只是弱,而且是弱爆了
弱在从骨子里总是那么在意别人的感受


而不能像一个常人那样放心地活着


3.
隐私真的是我真心觉得我不能没有的一块空间


不是见不得光
只是需要一个没人打扰的空间
而且我都没有说可以分享


4.
跟妈咪说起婚姻是怎样又怎样不划算的交易
立刻又引发妈咪说起很久以前很长的故事


其实不可以说“精彩”
这段过去过得去也真是太不简单
但听妈咪说了好多遍也还是想听
拍成一部电影我想也只是绰绰有余而已


妈咪以前也曾经是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但作人的媳妇怎能这样呢


上一个时代的人真的很爱comment
有很多道理必须听着跟着
有很多不公平
却不能反抗


这是一段听了
会想回到过去
替妈咪出气的故事


但妈咪还是坚持
每次都坚持
女人必须结婚生孩子
这样的人生才算完整


或许我不在这个阶段吧
人生完不完整或许还有其他方式进行呢


作为拥有同样自由的人
我忍不住问妈
你觉得现在的生活有以前精彩吗


好奇的同时
我也害怕


“精彩啊,我有你们四个
因为你们,所以精彩。”


心里的紧绷顿时松了下来
原来我在害怕自己是爸爸妈咪的负担


拥有这种心态的人
往往也是怕麻烦的人


怕麻烦的人
其实也很难不怕恋爱及婚姻那摊更大的麻烦


5.
我也未免太会选日子了
5月9号大选日
也是我去中国那一天


幸好飞机是两点
还来得及我们投票以后
吃个美好的早餐再往槟城出发


6.
最后一篇,很短罢了。


终于跟主老板说我不干了
明天再看看副老板有什么话对我说吧

2018-03-28

我记得

我记得我们曾经时常黏在一起
我记得我们那时很开心
我记得我曾经在质疑我们的人面前捍卫了你很多次
那时候的圈子很小
遇见的人不多
我以为我们可以打破那没有对错的现实枷锁
就算个性背景相异甚大
我以为这样要好的关系可以维持到最后


但我更加知道那些记得只是为了说明
那时候的坦荡荡
已不适合现在的我们了


内心有没有试过这样的触觉


就算不过问
就当断了联系


但当我知道你很好
就很心安

2018-03-23

不是一个存粹工作的问题

又到了那种烧到眉头的时候


虽然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但当一堆无关痛痒的小事在pending着
也是很messy一下


虽然还是天天有上班
其实是天天都“坐”工


坐着等开工啦。


当然也要把握时间处理那些messy的小事。


最近泵开了一种新的老套思维
以前没有想过


25、6岁
我们追求的到底该是一份好的工作
还是一份好的薪水


是认真在想的。


反正好的工作都找不到啊
但好的薪水现在一个机会就摆在眼前
就看你要不要拿resume进攻而已


是妥协了的语气吗...


好的工作
配无能的上司
还有平平的薪水但其实这个我觉得不是太matter
重点是上司,我放弃了在我心里地位颇高的老板


这个选择今天总可以下结论了吧——
是对的。


看看今天(不想用烂形容今天的Position)
太轻松的环境
太不定型的工作(简称没有工作)
薪水空间nice


只需要“坐”工
也不用太多技能
人家不做的你来做啊反正太空闲
但当你发现你这样只是想让时间浪费得不那么心虚不那么空虚
你讨厌这样的日子


又想放弃了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你知道,
这个决定一开始就错了
但你在这里耗了快一年。


因为我选择停滞
因为我没有方向
我不知道方向是什么
方向在哪里。


昨天吸收了一个新词:尼特族(NEET)
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中文称米虫
百度甚至给了“自愿性失业”
这样一种说法。


这是一个不太带有好意的词


尼特族
错了吗?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
我就是尼特族一员啊
只是我是有工作当护身的尼特族。


当你处在一个这样的situation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或许将一切停下来便是最合适的决定。


但我没有这样的勇气
我不想向姑姑阿姨uncle aunty们交代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追根究底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心,对吧。


一份好的工作,
还是一份好的薪水。


换个方式讲,
就是选像马六甲那样的
还是像目前这样的工作?


工作内容,你挑吗
还是你只看背后的薪水?


人生可笑的是
你总是无法坚持三年前、五年前曾坚持的想法
所以把话说死的人是笨蛋


但不把话说死的人不把事做绝的人看起来就很轻飘飘啊
大人称之nua咯


可能还是值得试一下的
对吧


做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必须做工


如果不是钱
那是什么
成就感吗
配合社会制度吗
不虚度时光吗
延续生命吗
勉强活着吗


该死


看来我还是选勉强活着好了
别活得太清高啦

2018-03-16

记2018第一场表演

一个星期的时间太快
就在我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
溜去了


前几天也就是星期天
参加了“与你有乐”
一个音乐创作比赛


由于对舞台还有眷恋
就在朋友问我可不可以帮他present之下
我立刻就答应了


其实也纯粹想记录站在舞台上的小激动


还有当表演开始
开口唱第一个字的那个感动


学姐说
好久不见
问我重出江湖了吗


不知道怎样回答
只好笑笑回她


但这片江湖太大了呀
我要做的应该是无视所有的阻碍力
力争上游
只求别溺在这里


也别忘了1年8个月之后的约定,
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