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3

人活着需要有意义吗?
不需要的话那为什么不去死一死?

我累得不想再找了。

2018-01-26

原来偏头痛

结果
是偏头痛。


一种痛在后脑勺
感觉是在头的中间点的两侧
反正是一个你摸不到的地方


恨不得双手能一直压在头上
至少疼痛感会少点


不敢像平时那样捶
怕脑血管会爆


凌晨3点
不知道自己是痛到醒来
还是突然醒来结果发现这种痛


凌晨5点
坐起来
躺回去
又坐起来


凌晨6点
听到外头有人在说话
哦,是弟弟从吉隆坡回来了


走出房间。


但眼睛没法睁开
只能紧紧用力地闭着


头里一博一博的跳着
眼里出现一闪一闪的光


每走一步
天地就快崩裂的感觉


忍不住到厕所吐
可是吐完并没有如常的舒适感


回到房里关掉闹钟
终于可以忘掉办公室


可能心安了所以就直睡到10.30


很难受的早晨
还以为怎么了
头怎么可以痛成这样


原来这就是偏头痛。

2018-01-22

灵魂破散是什么感觉

今天的我有点不像我自己
灵魂有点破散


我控制不到我头脑
我Interpret不来别人说过的话
人话很难懂


在完成一件包裹的过程
就犯了2次必需拆封、重包
拆封又重包的错


 我从来不会这样的。


最近也有种好像快要死了的感觉。


首先是下腰
feel到那里的骨骼似乎有退化的现象
久坐以后我已经无法直接挺直地站起身来
而是必须先弯着
再慢慢地直起来


天啊
我到底是有多老啊


再来就是手
手指头竟然麻痹
也不懂是不是晚上睡姿不好
我习惯会把手压在枕头下
这回真的要改过来了


我预想很多可能性
我不能不想,真的
可能我有点诗人情怀


我开车时想
我手拿着报纸时想
我大便的时候想


生命的光火看起来就要灭了
我正处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中


但这几天有大便呢
这是唯一值得庆祝的事


我知道我最近脾气真的好像去到完了
一点不爽就会燃爆
一点惹毛我就会燃爆
一点话题不搭我直接就掉头走掉


我不是控制不到
或许我根本不想控制


当了26年没有脾气的好人
我今天终于有点累了。


好吧
可能必须丢我去野外吧
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谁都别理我好了
都不要跟我讲话
更不要问我怎么了


没有怎么了
老娘就只是简单的心情不好


后来想到可能是因为纯白色的卫生棉
染成了一片红。

2018-01-13

习惯了一个人搭飞机
竟然因为今晚要跟同事同行


有点小害怕。

2018-01-03

我不太喜欢这样的自己

心情是自己的。


最近心情是低迷的,因为工作
我承认从一开始我已经知道这不会是长久的计划
这份工作从开始0.2的热诚
到今天-0.3 的厌倦
都是自己的选择。


选择是自己的。


当初的放不下心也不想有遗憾
则选择回来
答应这份工作,是为了能靠近家里一点


但人不能太贪心,什么都要
但至少我们也还可以心存寄望吧


我认为一份好玩的工作
是可以创造出来的


所以我尝试
我没有轻言放弃。


从心理学的观点来说
当现实自我与理想自我的差距越来越远
人就会越压力越犹豫


当你倾诉的对象越多
则发现自己越说越不明白了


当你尝试去解释
则发现自己越解释越偏离了


不过其实你是明白的
你很明白自己正在面对的难关


但你习惯了不让人失望啊


有时候你会突然不善言辞
但习惯言语包装的你
连倾诉也想骄骄傲傲地~


何苦呢


偶尔想起时会有点难过
你还是不懂我


但没关系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
我们只要互相扶持就可以很好了
别说太多,对吗


我不太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记得上一次哭
是在马六甲听到爸爸进医院的时候


昨天开车的时候
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心酸
我眼睛好热


情绪也是自己的。
没错吧


但这样的情绪
怎样见人呢


常常好好的
突然一触即发就吵了起来
然后翻脸


心里的亏欠好多呀
发什么烂脾气呢


他们说这是quater life crisis


但我们也太高估自己了
活到100岁
谈何容易呢


带着这样的情绪跨年
连年都不是年了


但现在也才一月嘛


呵呵
会过去的
对吧

2017-12-28

这是一个感情篇

在工作做到很pekcek加上有点盛怒的情绪之下
头也不回眼也不眨地决定放自己两天的假
两天前跟爸咪去了云顶


其实娘一直以来都很希望孩子都找到伴 
尤其是我们这种已经来到适婚的年龄
但孩子却连一个心仪的对象都没有


无法让她看到我牵一个男子的手总让我觉得还有一件任务没有完成。


这是一个对她,我无能为力兼有点无奈的遗憾。


但,若完成了,之后呢?
是否会出现更多的任务呢
结婚、孩子、责任、家庭幸不幸福


如果我没有办法像他和爸一样
给孩子那么那么多爱呢?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
自己想怎样就怎样的逍遥快活


又或者是看到自己的妈
经历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
才能享受得到爱情的甜


这种甜
得这么辛苦了才要得起


我他妈的一个女人又咋的了(中国腔)?


我宁愿不要。


那天逛街逛到一半
娘突然说
她说某某某到最后会不会就是我的大仁哥


我内心有点cuak到。


某某某是我的同学,来过家里
因为娘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好
并且相当反感
所以当时也说了一些重话


或许娘比我更清楚 
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心里已经住进了他


娘当时早就看穿了。


但说实话 
这一篇已经翻过去了


我们到今天还是一样要好
甚至比以前更好
但这种感情比较像是跟家人的那种亲密


偶尔也维持着一样的默契
就像这次不约而同一起上云顶


但我也不想深入去分析这份情感
像这样的距离很舒服,很好 


只是怕他女朋友会吃醋
不喜欢他男朋友有这样一个“好朋友”


不过我也不会担心太多那些控制不了的事
过去了,就是过去咯


但我不否认我还在乎他
我关心他幸不幸福
我也希望他已经走出来
然后轰轰烈烈去爱一场


作为第一个见到他女朋友的朋友
我也quite骄傲的,不是吗?
:D